今天的我有书鸩吃吗。

【雪童】《冰花》(现paro)

情人节贺文,我,活了
童男转世,雪童子仍为妖的设定

如果说二月十四号在童男心里的印象的话,大概就是情侣,玫瑰,爱心和数不尽的各种字体的“love”了。对他来讲,这些都是与他无关的东西,于是他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不过今年有些不大一样,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生活中多了一个人吧。

准确来说,不能说是人。早在雪童子刚刚闯入他生活的时候他就已经知晓了对方的身份——一只妖怪,活在21世纪的真妖怪。

想起初见童男还会觉得有些窘迫。去年倒春寒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气温也骤降。那时候也不知怎么想的,童男居然答应了几个同学一起爬山的邀请。虽说山上的景色的确不错,但路也的的确确地太过难走。

童男在一小段路上,连摔了四次。

倒不怪童男,积了雪还结了冰的石阶实在是世界上最坑的路,他不想摔也由不得他。在他走两步摔一次走两步摔一次摔的实在不行了他头上才响起一个无奈的声音:“我扶着你走吧。”

童男一抬头,就直直地对上了一双带笑的漂亮的蓝色眼睛。

那就是第一次相遇了,重点是那时候童男居然还有心思想:真是漂亮的眼睛,只能用冰蓝来形容。直到人家把手伸出来他才反应过来。

要说失态,这绝对是童男十七年人生中屈指可数的几次中的一次。

童男借着力从地上爬起来,就听对方说:“你一点儿也没变。”

当时他还没反应过来,后来雪童子跟着他回来后慢慢地把一切都和盘托出,童男才知道自己这不符合十七岁少年的童颜到底是哪来的。——原来并不是他发育慢,是他估计已经定型了,包括他妹妹童女也是如此。

多么令人绝望。

然而披着童子皮的老妖怪雪童子很认真地对他说:“没有关系,你这样就很好,我一直喜欢这样的你。”

不是这童颜的话,童男想,像雪童子这样的老妖怪大概也是某个后宫番主角一样的存在了吧。

这后宫番主角不开后宫只粘着他就是了。

相识一年,本来不习惯的多一人的生活也逐渐渗进骨肉不可分离。因此当雪童子连续两天没了踪影之后,童男彻底慌神了。他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也没法报案——找一个妖怪?还没说完大概就已经被送进精神病院了。他只能漫无目的地找,还要一边担心着童女会不会碰到事情——这段时间她说要学做饭,炸厨房可能是没法避免的了。

于是在这个虐狗的二月十四日,童男被焦急和担忧充满了本来活蹦乱跳的心脏。

正当童男沉浸在对象失踪妹妹蓄力搞事的痛苦中时,他感觉到有什么人拍了他一下。

“买花吗?”童男回头,看见一个女孩子抱着一束玫瑰这样问。

“啊,我,我像是需要买花的人吗?”童男指着自己,感到颇有点不可思议。

女孩子笑笑,拿玫瑰遮了遮脸回答说:“我看的出来的,虽然你是一个人,不过有没有对象我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童男心情复杂。

最终他掏钱买了两支,走之前女孩子又叫住他,神神秘秘地对他说:“你所寻找的,会在原点等着你。”童男想问问是什么意思,谁知对方两下就钻进人流中没了影,没给他这个机会。童男只得继续漫无目的地找下去,一直到中午才不得不折回——没有办法啊,他真的没法放心童女。

谁知一到家刚打开门他就被人一下子拥进了怀里,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挣开查看了一番玫瑰花是否完好,末了他才看向玩失踪的雪童子,微愠地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一声不吭走掉?”

惹人担心的雪童子好像兴奋更多余愧疚一点,他对童男笑笑,双手间慢慢地浮起一样东西——是雪莲。

“因为我感觉到雪莲就要开了,所以才回了一趟雪山,想要带回来给你做礼物。”雪童子解释说。

“那也不能一声不吭就走掉啊……”童男登时没了脾气,面色也缓和下来。不管怎么说,他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总不好再生气。

但雪童子却怔愣了一下:“我留了口信啊,我说有事出去几天。”

???

“你留在哪?”童男反问。

雪童子于是伸手指了指窗户:“当时找不到笔纸,就写在窗子的白气上了。”

“……”怪不得。

“啊不管这个,”雪童子又笑了起来,“童女做的蛋糕很好吃哦,她特意做的,去尝尝吧。”

童男闻言惊讶地往厨房瞥了瞥,童女正扒在墙边看他,对上视线后她朝童男笑笑,细声细气地祝福说:

“祝你和雪童子哥哥情人节快乐!”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会写文我死掉嗷嗷嗷嗷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在扯犊子

交党费了

评论 ( 4 )
热度 ( 8 )

© 世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