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有书鸩吃吗。

【书鸩】《游子》

完结了
专心病友和雪童
我想画茨血
日常宣群求同好,至今群里没有书鸩
294846764

四.
托了鸩妹的福,鸩画了个妆后看上去好了许多,只是微肿的双眼始终无法好好修饰,眼里也总有明显的血丝。

她的伴娘服不知何时被送了过来,鸩昨天因为和书翁吵架所以离开得很早,这并不是她挑的。

穿了伴娘服的鸩出现在正在打扮的鸩妹面前时让她小小地惊艳了下,鸩妹呆愣一会儿,眉眼弯弯地说:“姐姐这样穿真好看,书翁哥的眼光好好啊。”

虽然这是鸩早已猜到的,可她的心却突然像被什么攥住了一般痛起来,鼻子一酸又想要掉下眼泪,她努力忍住,沉默着没有回答妹妹的话。

虽然鸩非常的孩子气,可她当然也爱着书翁。在经历过岁月冲刷,风尘打磨之后的这份感情就像是河底巨石一般移了位置没了棱角,可它到底出不了河,也没有掩于泥沙之下。完整地在那里。——不过成了习惯。

鸩可能比书翁自己还要牢记着每一次相见每一次拥抱每一次亲吻,这是她被爱着的表现。她牢记是因为她也爱,但从未敢表现过。

真的是自己错了吧。鸩想。正想着一个捧花却突然砸了下来,不偏不倚地落在她怀里。鸩回过神来向妹妹望去,后者转过身来向她调皮地眨眨眼睛,同她小时候恶作剧后的反应一样。

“谁接到捧花,谁就是幸福女神眷顾的人,”鸩妹从容地从婚礼主持人那里接来话筒如是说,“那么——祝福我的姐姐。”

“……这坏丫头!”鸩低下头沉默片刻,终是噗嗤笑了出来。抑制不住的眼泪啪嗒啪嗒打在对初春来说稀有的玫瑰捧花上,她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悄悄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把捧花扔回去,深吸一口气后大声说:“也祝福你!我的小妹妹!”

参加婚礼的人全当姐妹情深女神眷顾似的鼓起掌来,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两个调皮的丫头神秘地相视一笑,一部分是小小的嘲笑,一部分是为了鸩与书翁。

在多年以后鸩回想起来,还觉得那一天才是她与书翁真正的婚礼。

在婚礼流程走完后鸩立刻给书翁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约了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见面而已。有点像中学生的约架。书翁没回复,但鸩自顾自地饭都没吃跑去了约会地点——附近的一个小公园,她以前就很喜欢那里,如今看了世界美景回来,还是这样喜欢。

公园被翻修过,大致的格局却没有变,在原有的基础上还加了一条小河。河岸边的灯照的水面如有鎏金碎宝,给公园平添一股古市繁华的气息。

鸩坐在公园长椅上端详四周以此打发时间。她看见两个白发的男孩子趴在河边的雕栏上笑着谈天,偶尔用手指一下河面,发现什么珍宝似的拉着同伴一起看;她看见推着婴儿车的母亲一边走一边微低着头与她的宝宝低语,却奇迹般避开所有障碍,走得平稳而缓慢;她看见两个老人沿着河漫步,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连走过她坐着的长椅似乎都花去了许多时光,闲适得让她感到新奇。鸩觉得周围的时间都慢了很多,那与她无关,却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真实的活着的感觉。

处在如此环境中的鸩孤身一人,却不感到寂寞。

书翁在约定好的时间里准时地到达了,不出鸩所料。书翁了解她,她也了解书翁,两个人说是心心相印实际上一点也不为过。

桥栏上的两个男孩子也许是被妈妈叫回家了吧,已经没了影,推着婴儿车的母亲到了河的小桥上,抱着她的孩子在看河面上的倒影,那对老夫妻也已经绕了第二圈,仍然是不紧不慢地踱着。

鸩此时此刻看着书翁却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她仰着头愣愣地与他对视,片刻后书翁出声,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

“你就坐着,不打算走走吗?”

鸩这才回过神来从长椅上站起,她与书翁也加入了这慢悠悠的队列,两人并排沿着河边走。

说实话鸩觉得很紧张,她不知道要如何与书翁道歉,甚至不知道如何打破沉默。两个人这么慢慢地走了半圈,鸩才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说:“那个……”

“咕~”

令人尴尬的是鸩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书翁立刻停下来问她:“没吃晚饭?”

鸩一下子又呆愣住,半晌才想起自己没吃饭应了一声。她没能成功地说出口,因为书翁带她去吃晚饭。吃完她也还是没能说出口,她总是觉得,也许书翁在有意地制止她。

可有些话总是要说出口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一定要说出口。

“等一下,我有话要说!”鸩打断实在没天好聊而在说公园翻修史的书翁,后者惊讶地停了下来,然后语气不变地回答:“是要给我道歉吗?你不必说……”

“不是!”鸩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她像是要与书翁对抗一般很快地否认,某个决心似乎就在此刻下定。

“我想说,”她以一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不可思议的冷静语气开口,每个字都如同最神圣的誓言,“结婚吧。”

……

“不必勉强自己……”书翁转过头去向着前方,抬脚欲往前走。

“我说真的!”鸩一把拉住书翁的手,绕到他面前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是真的,你不必再等我了,我愿意停下来。”

顿一顿,她说:“我想与你一同生活……”

“结婚吧。”



END

耶!完结啦!我梦寐以求的甜甜的结局wwwwww
如释重负

评论 ( 2 )
热度 ( 3 )

© 世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