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是我的爱人,今后将一直是。

【书鸩】《游子》

率先宣群,群号294846764
来找我玩啊找我玩啊!我是群里唯一的吸血姬!!!

三.
鸩把选择的书放在柜台上,偏过头去催促以津真天说:“快点,赶不上的话可是我们倒霉。”

“好——”以津真天隐匿在重重书柜后面拖长音回答她。鸩转过头来,只见店主饶有兴趣地将她的那本书翻来覆去地看,唇边勾着弧度。

“我说,你也不要拖沓啊,书翁先生”鸩不满地抄起双手,“要是赶不上飞机,我可是会向你讨要机票钱的。”

“好,好。”书翁无奈地笑笑,伸手拿来扫码器。他低头时白色的长发顺势从肩头滑落下来,被鸩伸长了手拢了回去。

“书翁店长其实长得挺帅气的嘛,”鸩孩子气地笑笑,打趣书翁说,“为什么会找不到女朋友呢?”

“大概是因为……你这样看上去很像我女朋友吧。”书翁抬起头,金色的眸子直直地看着鸩,似笑非笑的戏谑眼神让鸩一阵惊慌,忙不迭收回了手。

“况且……”书翁不慌不忙地把书向鸩的方向推过去,“鸩小姐这么漂亮,不也是没有男朋友?”

想想刚才书翁的话和自己的行为鸩突然涨红了脸,她一把把自己手上握着的钱拍在柜台上,争辩说:“你在瞎说些什么啊!谁说过我没有的?!”

“噢……?”

“……也没说过我有就是了。”鸩别过脸去小声嘟囔着,恰巧被从书柜后面钻出来的以津真天看见,后者一脸震惊地看着她,麻溜地脱口而出说:

“妈呦,你告白啦?”

……

鸩再睁眼时有一阵恍惚,她甚至愣了许久后才认出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因为她总是不在家,天花板上有点点霉迹。

她又躺了一会,认出这是自己房间的鸩有些失落,阖上眼睛强迫自己什么都不想。枕边手机响了起来,那是昨晚她定下的六点半的闹钟。——毕竟今天是妹妹的大婚之日。

梦到过去了。鸩无声地叨念着,闭着眼睛摸到手机关掉了它。房间重归寂静的感觉也不算很好,昨晚哭到半夜的鸩现如今怎样都难受。

鸩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和书翁吵架,他们从未有过这样的时候,因此她一筹莫展。

手机又响了第二次,看来并没有彻底关掉闹钟。不得已鸩坐了起来,今天赖床终归是不好的。

昨天熬的太晚,加上不可控的眼泪流的过多,鸩看上去相当憔悴。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门外传来了笃笃的敲打声,然后鸩听到妹妹问她:“姐,起来没?”

“起了。”鸩回答,蓬着头跑去开了门。

鸩妹一见她两眼通红脸色煞白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也登时明白了姐姐为什么突然回来住,她皱一下眉头后又舒展开,扯了个笑说:“姐你可真不给面子。”

“啊?”

鸩妹摆出一脸苦恼的样子夸张地描述说:“就是,唯一的妹妹结婚了结果你却阴着脸砸场子啥的。”顿了顿,她恢复原状朝鸩一笑,“为什么和书翁哥闹矛盾啊?”

“没什么。”鸩松开门把手转过身去自顾自回到镜前,拿起梳子打理头发。

“嘛,反正不管为什么,姐姐你也得学会道歉吧。”鸩妹走近来拿过了鸩手上的梳子,动作和缓地将她一头漂亮的白发梳通,一点一点地编起来。

“……”

“姐姐总是这样,光是就我所见,你其实一直都在欺负书翁哥吧。”鸩妹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她慢条斯理地将小发辫盘两圈,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夹子夹了上去。

“在没有确立关系前,确立关系之后,你一直如此,”鸩妹开始打理剩下的头发,“书翁哥很爱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可是这并不是你这样浪费的理由啊。以前你们的摩擦也是这样,无论怎样都是书翁哥先道的歉,每次都是他哄着你宠着你。可是……”鸩妹突然停下,从镜子里直直地望着姐姐的眼睛,“可你们是恋人,不是父女啊。”

“……这次又不是我的错,明明都要打电话给他了……”鸩嗫嚅着,低下头将最后几个字都变为了无声的唇形。说不心虚不可能,如鸩妹所说的,她真的太过任性了,她自己也明明白白。

“可以前的争吵也都不是书翁哥的错啊,”鸩妹反驳,“率先低头有什么不好?不过就是哄一下爱人而已。”

“……”

“嘛,姐姐也真是的。”鸩妹最后给姐姐绑上发带,将梳子放回去。“我去拿粉底,你今天粉可得打厚点。”

TBC

我不管,憋不出了

评论
热度 ( 4 )

© 世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