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有书鸩吃吗。

【书鸩】《游子》

头好痛哦……TUT

二.

第二天鸩是被母亲的电话叫醒的,她身边已经没了书翁的影子,应该是在楼下打理书店。电话里的母亲很着急,抱怨她回来的太迟了。

“妹妹结婚呢,你还是这么吊儿郎当。”

“这……”鸩苦笑一下,用手指卷着头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婚事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后天的婚礼可不能迟到啊。”鸩母不放心地如此叮嘱,绕开了刚才的话题,“还有,妹妹都已经结婚了,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算了算了,我不催你。”

那我可谢谢您了。鸩松了口气,又倒回枕头上:“我起床啦妈,先挂了。”

“行。”鸩母答应的干脆利落,然后手机就里只剩下了嘟嘟声。

“又撒谎。”就在鸩拿着手机的手松开时书翁突然出声,鸩懒懒地看他一眼,轻哼一声没有回答。

不过是睡个懒觉而已,撒个小谎也没什么大问题。

书翁无奈地笑笑,走近鸩身边坐下,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鸩本来已经闭上的眼睛突然又睁开来,看了他一会儿后非常不情愿地爬了起来。

“去洗个澡吧,今天书店让佐藤照看着,我陪你出去逛逛。”书翁说,收回手站了起来。

佐藤是书翁书店里的店员,早在一年前鸩就已经见过他了。他是个实在又勤快的小伙子,书翁的店又不大,所以书店里工作的常常就只有佐藤一个。

“你可不能看佐藤老实就老欺负他啊。”

“知道啦,加薪的。”

出门时鸩被外面的阳光吓了一跳,路面都被照的白晃晃的,颇有些刺眼。在初春这样的阳光很少见,春天在鸩的印象里永远都是不温不火的。

书翁拿了条薄围巾围在了鸩露出的脖颈上,今天的风很大,阳光虽然晃眼但没什么温度。

“先去买一身新衣服吧,后天穿。”书翁向鸩抖出了出行的第一个任务,“还有伴娘服,你妹妹特意把选择权交给了你。”

鸩点点头同意了书翁的安排,风吹得她眯了眯眼睛,用手揉了揉之后才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书翁告诉她这里新开了一家大商场,就是几年前开始施工的那一片地,年前落成,如今里面的店铺都已经基本开业。而他正是打算带鸩去那里。

说来,鸩回来的也很是日子。由于正巧赶上了休息日,商城里的人就有点多。

鸩看看有点拥挤的人群略略思索了一下,她摸遍全身上下的口袋,没有一个能装下她的手机。无奈之下她叫住走在前面的书翁,把手机递了过去。

“暂时放你那吧,”鸩说,“反正一般不会有什么电话。”

“好。”书翁答应下来。而后不久他就后悔了。

也不知道鸩是什么状况,照常理来说她不可能跟个小孩子似的逛个新商城就跑丢,但书翁是确确实实在鸩上个洗手间后就找不到她了。

商城很大,上下一共十层,结构也并不算简明。如果两个人一起找那碰到的几率很小。

所幸鸩并没有继续逛,她在一家咖啡厅里遇见了以津真天,她以前的驴友,半年前回到家里再也没有出去过了。好友久别重逢,她就留了下来。

反正书翁一个大男人想想也不会出什么事。鸩这样想,心安理得地坐在了以津真天的对面。

“你还没打算安顿下来?”以津真天搅着咖啡问她,“让我想想……你得有二十八了?”

“不,我十八。”鸩一本正经地回答,逗得以津真天噗嗤笑了出来。

“那好吧,”以津真天知道鸩的性格,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那你今天是一个人逛的?要不要我带你?”

鸩摇摇头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她舔去嘴唇上沾着的奶盖回答说:“本来是书翁带我出来的,妹妹后天结婚我要去挑伴娘服。不过等我上个洗手间出来我就找不到他人了。”

“那打他电话嘛。”

“手机放他那了,我口袋浅。”

鸩说着还翻了一下衣服上的口袋,小的只能装下她半个手掌。

以津真天沉默一下,把桌面上自己的手机往鸩的方向推了推,示意她用自己的。

“不了,”鸩小声嘟囔,“让他乱跑,明知道我人生地不熟的……”

“这可不是他的错啊,打个电话吧,告诉他一声。”以津真天笑着劝她。

鸩沉默了下去,她突然想起和书翁确定关系的那天,也是在初春,也是走散了。当时的鸩胡乱地走,书翁就拼命地找,最后她被找到的时候书翁已经满头大汗,连带着钱包都跑丢了。

认为初春应该有和风和暖阳是鸩的主观在作怪,她所经历的任何一个初春都是没有这两样东西的,但当书翁出现以后,鸩记忆里的初春就再也没有凌厉过。

“好吧,”鸩妥协了,把手机拿了过来,“不过,即使我不打这个电话他也一定会找到我。”

TBC

我在瞎写什么啊,回学校了回学校了😃🔫两星期后见,下次更新病友
我要狗带了😃🔫🔫🔫🔫🔫🔫🔫
书鸩大旗交给同志们扛了,我这个辣鸡要跪了
我根本不会写文不会画画😃🔫🔫🔫🔫🔫🔫

评论 ( 2 )
热度 ( 2 )

© 世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