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有书鸩吃吗。

【书鸩】《游子》

书店老板书翁×驴友鸩
cp仅书鸩,我倒也想蹭蹭别的cp的热度,怕小宝贝们雷_|\○_
灵感来源于河图《我若是游子》,会借用歌词。这次的设定就是逆了一下……
顺便,以津真天和鸩同驴友😂😂就觉得……umm太孤单了
最后高调感谢给了我粮食的于洵!!!!!爆炸×××

一.
鸩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仙台不比东京是座不夜城,如今除了路灯和几家24小时开门的店以外别的都已拢入黑暗。鸩站在街边怔愣了一会儿后掏出手机开了机,屏幕上显示一共有八个未接电话。

她把记录上下翻了翻,最近的一次是十分钟前,书翁打来的。书翁给她打了六个电话,无一例外是未接听。鸩迟疑了一下,看了看空旷的马路后按下了回拨。

电话没有马上接通,单一的嘟声似乎响了很久,就当鸩要挂断时书翁才接起了电话。

“你到了吗?”书翁问她,声音有点黏糊,像是刚睡醒似的。鸩相当内疚地低着头嗯了一声,问他说:“我吵醒你了?”

电话那头窸窣了一下,然后书翁的声音才传过来:“没有,本来就等着去接你的,刚才打了个盹。飞机延误的不是时候。很累了吧?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就到。”

“好。”

然后鸩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塞进了背包的外层。拉拉链的声音和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和在了一起,在深夜显得很响亮。她确定背包外夹层的拉链拉好了以后走到了不远处的长椅边,包都没有卸下来就坐了上去,斜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这情形和两年前很是相像。

不过那时的书翁和鸩没有如今的默契,他们刚刚认识,在书翁别致的书店里当着主人与客人。那时书翁来接机不过是母亲的安排,她认为鸩二十好几了,怎么也要考虑一下终身大事。巧的不过就是人选罢了,书翁与鸩刚好认识。

书翁在十分钟之内赶到了,鸩察觉到身旁有人后从吵闹的浅睡眠中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凝视着自己的书翁。书翁对她笑了笑,伸出手说:“你醒了?那我们走吧。”

“……嗯……”鸩揉揉额头坐正来,将手搭上了书翁的。她没有马上站起,书翁就耐心地等,等她感觉舒服点了才牵着她向停在路边的车的方向走。鸩在后面还不停地打哈欠,想着自己可能不应该睡那一小会。

“到我家去住吗?”书翁关上车门后问她,鸩歪在副驾驶上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半晌后又嗫嚅说:“我想睡觉……困……”

书翁笑笑,探过身去给她拉上了安全带。“那到我家去吧。”他这么说,给自己也扣上了安全带后驱车向自家方向开去。鸩是真的很累了,她什么话也没应,阖着眼睛安静地靠着椅背。

鸩这次回来是为了妹妹的婚礼。说来惭愧,她作为家里的长女至今还在外面游玩,如今妹妹的婚期将至,她却还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消息。鸩母知道鸩与书翁的关系,却从来不敢断言他们会结为夫妻——鸩没有想要安定的意思。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鸩这样喜欢外面,可能也因为并不是什么明确的原因,所以才无人敢留住她。

书翁将车停在了自己的书店旁,打开车门下车绕去了另一边。他拉开车门的时候鸩歪斜了一下,惊恐地倒吸一口凉气后清醒了过来,得亏书翁开车门的动作很轻很慢,不然鸩怕是要倒下去。

鸩抬头看看书翁,有点嗔怪地瘪了瘪嘴说:“叫醒我就好呀,把我摔了你可算干件好事了。”

书翁抱歉地笑笑,一边把鸩从车里扶出来一边回答她说:“不是好事,把你摔了我就没有又漂亮又自由的妻子了。”说着他把鸩往车外引,然后关门锁了车。鸩低着头,所以他没有看见她脸上的红晕。

书翁的住处就在书店楼上,他牵着鸩在前面走,鸩在后面跟着,冷不丁冒出一句:“我可没说要嫁给你。”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似的,书翁仍然在前面走,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鸩却开始后悔,刚才的话虽不算太违心,但她害怕伤害到书翁。

“你在想什么?”书翁问她,语气还是轻松的。他没等鸩回答又接上说:“在想我会不会生气?”

“我倒不怕你生气。”

书翁开门的手顿了顿,嘴角勾了起来,他把门打开后摁亮了灯,反问她:“那你怕我什么?”

鸩把头埋低了点,闷声回答说:“根本就不怕你。”

“好吧。那你睡我隔壁?”

“哦。”

“你好像不是很高兴。”书翁笑了出来,“和我睡吧,隔壁没有被褥。你要好好休息,明天要回家帮妹妹准备东西的。”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鸩别过脸去,“而且你好像学会了耍我。”

“没有没有,”书翁赶忙否认,然后他把鸩身上的背包卸下来放在了一边,“你好好休息,不要多想。”

但也许是折腾的太多了,当一切重归黑暗时鸩却难以入眠,她想起今夜的两次吵闹的浅眠,无一不在回忆过去和纠结。好像有很多人在她耳边絮叨什么,她一句也不记得了。

书翁翻过身来拥住了她,鸩感觉到书翁的唇凑在了她耳边,很轻很轻地对她说:“我知道你还想在外面飞,你可以继续下去直到你愿意回来,我会一直在这里。”

TBC

鬼知道我在干什么,我憋不出来,从昨晚憋到现在
本来昨晚我是没食言的,真的是写完作业困到飞天写了三分之一了困到重影于是睡觉了TAT
我去有罪_|\○_

评论 ( 2 )
热度 ( 7 )

© 世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