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有书鸩吃吗。

我昨天梦见天火哥了!!!!!我永远喜欢昙天火😭😭😭😭😭😭😭😭😭
第二第三张都不重要,是拿来煲汤的儿子和互绘

交差,睡觉

一贯的草稿流铅笔稿。
啥时候我也能画完成稿
心情复杂

【雪童】《冰花》(现paro)

情人节贺文,我,活了
童男转世,雪童子仍为妖的设定

如果说二月十四号在童男心里的印象的话,大概就是情侣,玫瑰,爱心和数不尽的各种字体的“love”了。对他来讲,这些都是与他无关的东西,于是他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不过今年有些不大一样,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生活中多了一个人吧。

准确来说,不能说是人。早在雪童子刚刚闯入他生活的时候他就已经知晓了对方的身份——一只妖怪,活在21世纪的真妖怪。

想起初见童男还会觉得有些窘迫。去年倒春寒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气温也骤降。那时候也不知怎么想的,童男居然答应了几个同学一起爬山的邀请。虽说山上的景色的确不错,但路也的的确确地太过难走。

童男在一小段路上,连摔了...

【书鸩】《赌约》

情人节贺文

花瓣以一种美丽的弧度划落在棋盘的边缘,随即又被浅紫色衣袖不经意间带起的风拂下,飘在已经积了一层的落英上。敲定死亡一般的棋子相撞的声音在空中抖了一会,作为葬歌给它送了行。

“你要不要打个赌。”弈看着石桌后书翁微蹙的眉毛这样问,如平常那样冷清的声色里隐隐透出一股胜券在握的自信,书翁大概也察觉到了,不过,他没有答话。

棋盘上所呈现出的明显对书翁不利,他犹疑了很久,试探地落下一子。

“赌什么?”

很显然,书翁这一子落得并不高明。弈马上跟进一子,黑子敲定的时候他回答说:“赌那位犹豫的鸟儿啊,赌她会不会接受你。”

本来看似专心致志研究棋局的书翁没忍住,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弈下棋时向来...

画的画

这个星期产的女儿画的同人和瞎画的东西

这星期

女儿生日了……

还有儿子,随便给自己糊的头像

© 世提 | Powered by LOFTER